青哲

有心向善 一

  • 《狂傲》世界,基本按照故事主线,改动柳清歌和岳清源的结局。

  • 主沈九视角,过程cp冰九,七九,结局cp未定。

  • 小九成长记,ooc见谅


腊月的寒风呼啸而过,直催得行人裹紧衣服加快脚步。前些日子刚落完了雪,此时大街上仍堆着一些尚未融化的雪,路上没几个行人,也不见小贩摆摊,就只有几只鸟饿极了四处觅食,须臾间从树枝上飞上屋檐。屋檐上坠着几根冰锥,冰锥滴落了几滴水,恰好落在沈九面前。

沈九裹紧破旧的衣服,勉强挡一挡风寒,一旁的岳七见他冷,就向他挪了挪,伸手抱住了沈九。

“呼……”

“七哥,你说那牙子是不是蠢,这么个鬼天气街上能有几个人,还要我们赶出来。”

岳七不答,只是...

恶意 续

地牢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暗无天日,充斥着血腥味与时不时响起的呼吸声,那呼吸声很是艰难,时断时续,宛如窒息般延续下去。

沈清秋已没了两条腿,靠着双手根本就爬不出地牢,于是洛冰河人性仅存的没吊着他,而是让他倚墙坐好。

这也好,起码方便了他闭目养神。

沈清秋勉强自我安慰,然而安慰不到一句话,他心里又升起了要把小畜生剜了的想法。

洛冰河,真是命大。

一想到洛冰河面带微笑轻易地扯下他的双腿的场景,沈清秋就恨意丛生,咬牙切齿地咒骂着洛冰河。

洛冰河这畜生就是想在沈清秋面前烦他,正当沈清秋用淬满毒意的眼神盯着入口时,洛冰河神色轻松面带微笑地进入了地牢。

“滚。”

沈清秋甩了一个滚字迎接洛冰河的到...

恶意

洛冰河推开柴房的门,找了一个角落把自己缩进去,坐在冷冷的地板上,神情恍惚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花瓣。

蓝紫色的花瓣上有斑驳的深色,尾部却零星分布着点点斑白,有些花瓣上还有类似锯齿的缺口,若是只看花自是美丽,可其上还染了血。

是他咳出来的。

今天洛冰河正在完成师兄们“额外”布置的任务,他砍着砍着柴,突然觉得喉头微痒,弯下腰剧烈咳嗽,竟是咳出了些花瓣。这种情况,饶是见识丰富的洛冰河也着实不清楚原因。心慌意乱的洛冰河早早干完了活,立即回到柴房询问梦魔。

“前辈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缩在神识里打盹儿的梦魔悠悠转醒,心里奇怪这小子遇上什么事了,居然还用得到他了。

想着徒弟大了不好养的梦魔看了看洛冰河...

不同(二)

自从岳清源邀请到了沈清秋一次后,他们也就常常聚在一起吃午饭了。虽然对于这件事沈清秋拒绝过数次,怎奈何岳清源已经深悟追沈清秋就要软磨软磨的道理,每当沈清秋开口拒绝,岳清源总能磨得他答应。一来二去,沈清秋干脆放弃了。

沈清秋脾气特烂,口无遮拦,在校树敌众多,但又成绩优秀,惹得老师们都不敢管教。

那天沈清秋刚上完上午的课,正要去找岳清源,却被某个不知名的树敌拦住。

那个人长得贼眉鼠眼的,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贼眉鼠眼的小弟。当头的人一脸拽的站在前面,手插兜,不屑的看着沈清秋。

沈清秋眯了眯眼,想着一会儿一定要打得他眼都睁不看。

每次沈清秋都是班里走得最晚的人,之前岳清源的班级因为代理老师的原因...

不同(一)

岳清源一直认为一见钟情这种事十分可笑,更是从没想过这种可笑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然而当他第一次见到沈清秋的时候,他又觉得对一个人一见钟情是那么地理所应当。

沈清秋是整个年级的“名人”,各种意义上的,其中最有名的还是他烂到家的口碑。以前,岳清源也只是从别人的描述中窥见沈清秋的几份样子,想着众人口中难相处的样子,没由来的觉得可爱。但是当他真正见到沈清秋时,是他从没想过的惊艳。

他从不知道,人人口中的恶人竟生得一副温润清冷的模样。

那时沈清秋坐在大教室的南排,修长的手指不甚用力地握着笔,秋日的阳光温和,照在同样温和的如玉面容上,淡漠的目光被眼镜遮挡,冲淡了几分冷漠,显示出几分难得的认真专注。...

©青哲 | Powered by LOFTER